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偶上"2009夏季號"季刋封面人物勒將於近日推出


敬請期待


想要看封面女郎的人隱藏留下姓名&地址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姐妹們,偶製作出遊的MV作品:姐姐妹妹站起來
已經被收錄為YouVivid網站的精選作品


姐妹們快快約下次出遊滴日子,再來製作偶們專屬的MV








The YouVivid Team
http://www.youvivid.com/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上星期右眼眼皮就開始有些癢癢痛痛,和同事拿了含有美國仙丹的眼藥水,果然有用二天就沒事了,但後續換左眼,開始時是眼角有些癢癢也是照樣點眼藥水,但就沒有右眼好運氣勒


眼角開始有點脹痛,但又看不出有啥名堂,不管它照點眼藥水,過了二天就是星期一眼角腫了,媽呀這是怎麼回事,離公司最近的社區醫院就是關渡醫院,一大早就去現場掛號,結果是下午才有診,而且八點才開始掛只好回公司用網路掛號,下午再去報到,一到診間先量視力,心裡OS小白才問我眼睛怎麼了,還量啊?這會準嗎?小白才說:沒有看過要量一下視力拍勢還好沒ㄍ一ㄠ出來


醫生檢查一會說,應該是急性發炎,而且眼睛動是正常,怕是眼睛的蜂窩組織炎,如果吃了藥沒好覺得視力有影響就要再回來看,先拿吃和點眼的抗生素,沒事三天後再回來。是喔,又是蜂窩組織炎可是又沒傷口勒那就再觀察觀察吧!回去趕緊吃藥早點睡吧!希望早上起來沒事


今天一早醒來就感覺眼睛更不對了,因為摸到眼角有腫一條而且左邊臉也腫了,天呀!吃了三顆抗生素還沒效,先到公司再說吧!只好再到更高一級的教學醫院去看吧!打電話到榮總我要看的醫生滿額掛不進,那到隔壁和信醫院看吧!還好今天有眼科,趕緊掛了號等報到時間到再過去了輪到我時,小白看到我的眼角就很緊張邊檢查視力邊問診,還先和醫師討論了一會才叫我進去,呵!果然專業啊!醫師詢問之前眼睛雷射的狀況,我告知約四年前做的雷射之後眼角帶狀疱症視神經和神網膜有受傷 。她認為應該是因此眼睛較脆弱受到感染,也問了現在吃的藥是第一線的抗生素(Cephalexin),為了避免重覆無效,開了第二線的抗生素(Capsule)和眼膜藥膏和眼藥水,並要我把先前的藥停止,中午吃過飯先吞一顆再說,到下午發現眼角有個白點,哈哈!儂頭出現了,哇噻!還真快速有效啊!雖然還有些腫,至少有好些了


難道我對第一線的抗生素有了抗藥性嗎?一吃第二線更強的藥立即見效,那再不久第二線也失效了,還有第三線,第四線的藥可以用嗎?那豈不是越吃越重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其實讀書也不是大不了的事,即然想為此生有個回憶和交待


現階段重要是把身體狀況穩定


目前又有些小小狀況不斷,可能免疫系統又在做怪,


身上又重覆發生類似痘子沒處理好就會變成蜂窩性組織炎


星期六回流詢問老大,可能是因為打針的副作用影響荷爾蒙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那麼我選擇要去找自己有興趣的書來唸而不是為了文憑


也不需要再去證明自己的能力到那裡


謝謝大家的鼓勵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內湖捷運七月四日正式通車了,對住在內湖的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幫助,怎麼說呢?


wiwi在關渡上班捷運是屬於淡水線,如果坐捷運上班路線就得從內湖線的文德站到忠孝復興站轉板南線到台北車站再轉淡水線,這樣不但繞了一大圈,時間也沒省到,只好打消此一方式的通勤啦


星期六第一天開通,上午去醫院回診拿藥並打診一次給他結束,下午就迫不及待和大家一起ㄍㄟ燒,把計畫好的路線坐一次,結果,從文德站到台北車站竟然花了半個鐘頭,真是浪費時間,不過要到東區逛街就很方便,以後到東區就可以不用開車找停車位省下貴鬆鬆的停車費


可能剛好遇到假日人超級多,到忠孝復興站要搭乘回內湖的月台竟然排隊到無法下月台,真是夠誇張的說


記得當初內湖線為了要做地上捷運(中運量)或地下捷運(高乘載)還做了問卷調查,我們當然是選擇地下捷運,一來不影響地面上的觀瞻,一來不會吵,不過天不從人願還是健了中運量(地上捷運)。


延路的景致較特別的就屬大湖公園、劍潭站和松山機場到中山站間。


太湖公園-可以完整看到全景,大片草原還有涼亭及拱橋,尤其是在傍晚時分的夕陽將太湖公園的景致是無。


劍潭站-可以看到美麗華商圈的摩天輪和特殊商場的外觀景象。


從劍潭站為了穿越松上機場改地下行駛,過了松山機場站再往地面上行駛,正好就在轉彎處速度變慢可以看到機場內的景觀。


可惜沒照相,因為人實在太多了無法照相,如果要看實景,建議大家自己坐一趙內湖線,就可以感受到美景囉這樣的美景可能是當初沒有預料的吧!也許是刻意的或誤打誤撞,一路上的景致還真是美麗。


等大家好奇心漸退時,再來好好拍照,也推薦大家來內湖走走喔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兩天不知怎麼回事?腦袋不靈光,ㄆㄚ呆!ㄆㄚ呆!一直認為7/1是初一要誦經,早上出門時媽咪還問晚上要不要回家吃飯,也很直接反應說我在宮裡吃,妳不用煮,甚至還將經書也帶出來了,還在高興盤點忙完可以請假去誦經勒!翻開桌曆才發現7/1(農地潤五月初九日)初九才恍然大悟不是初一或十五,啊!想到才和安說要記得誦經,趕緊打電話給安結果又沒人接,夭壽喔!怎麼辦快中午前再試試吧!或許去上課了快中午時分,再打電話給安,后!還好接通了趕緊說明今天不是十五不用去誦經喲還好有即時有和她大小姐說不然也要去宮勒!歹勢喲


下班後還是到聖母那去,即然經書帶出來了就來唸一部藥師經,拿了把電扇對著吹解解些許的熱氣,以偶的速度唸了半個鐘頭,再繼續打坐好了,根據之前的經驗,唸完經再打坐可以讓我心靜些,果然奏效可以讓汗水就這麼如水龍頭般的流下也不會想去擦拭,只有一個字”爽”


不過腦袋還是昏昏滴勒ㄆㄚ呆!ㄆㄚ呆!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ul 01 Wed 2009 14:29
  • 猶豫

多年前為了文憑先去唸學分班,當時的身體狀況OK,但是,唸了一學期,唸到醫院去了。於是,下學期不敢再去註冊,一拖多年,對於唸書這件事提都不敢再提,想想有點好笑


於是,去年又有了唸書的想法,心想身體穩定了,應該可以再吸收點知識了吧!在報名前夕跑去問聖母可不可以再唸書?聖母給的答案是沒看到畢業。


一臉疑惑只是唸假日的在職進修,應該不困難啊!我就不信還是去報名考試,過了一個月後,突然想到怎麼還沒收到成績單,翻看簡章看,我的媽啊!登記時間都過了打電話到學校問說早已經寄出了,而且才登記完畢,如過想報名可在補登日去登記,確認我要唸的課系己額滿,只好死心...


這就怪了,我家的信還從沒丟過勒神奇啊


今年,同事又在糾了,後天就要報名了,心又在動搖勒


要報名...怕身體無法負荷功課的壓力,化療後記憶不如前


不要報名...又想我又不笨怎麼無法唸完


怎麼辦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朋友給我的網路文章”父母子女的緣份”雖然我沒有當父母,現在多少可以了父母的心,有時還會想起某時發生的某件事,也會想當時怎麼不會換另一種方式處理,深深的悔意也無法改變己發生的事實。


我對爸的走要放下,這一世的緣份已盡,我們來有為了續前緣,有為了還債,有為報恩,有的只是來做伴,不用說來世再續緣,因為不知會不會再遇到,遇到了是好緣還是壞緣,就讓我們的緣份到此世做個了結吧!


未來的事我們無法預測,只能把握現在的綠份,即使一路走來有苦有樂,但也甘願就這樣陪你們走過這一世。


******************************************** 


~父母子女的緣份~


二十年前,我的三個孩子長大了,一個一個相繼離家,本來就聚少離多的我們,整個家空洞的....連呼吸都聽得到。



我無意中看到一個外國婦女寫的文章 ,把其中片段摘錄護貝後,當我寂寞或孤獨時就再看一遍...


你的孩子並不屬於你,他們是生命延續的代表,他們經你而來但非為你而生,你可以給他們愛,卻不能給予思想。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心,你可以給孩子一個家, 但這不是他心靈的住所,因為他們的心早已飛到他明天的家,你可以盡力去愛他們,卻不能要求他們愛你……..


龍應台最近出了一本新書 "目送" 


算是一本  "感人大作" 文字優美洗練,內容深刻感人,真誠推荐,感動心靈!


目送


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子女、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華安上小學第一天,我和他手牽著手, 穿過好幾條街,到維多利亞小學。九月初,家家戶戶院子裡的蘋果和梨樹都綴滿了拳頭大小的果子,枝枒因為負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樹籬,勾到過路行人的頭髮。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場上等候上課的第一聲鈴響。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媽媽的手心裡,怯怯的眼神,打量著周遭。他們是幼稚園 的畢業生,但是他們還不知道一個定律:一件事情的畢業,永遠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啟。


鈴聲一響,頓時人影錯雜,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麼多穿梭紛亂的人群裡,我無比清楚地看著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個嬰兒同時哭聲大作時,母親仍舊能夠準確聽出自己孩子哭聲的位置。華安背著一個五顏六色的書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斷地回頭;好像穿越一條無邊無際的時空長河,他的視線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會。我看著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門裡。


十六歲,他到美國作交換生一年。我送他到機場,告別時,照例擁抱,我的頭只能貼到他的胸口,好像抱住了長頸鹿的腳。


他很明顯地在勉強忍受母親的深情。他在長長的行列裡,等候護照檢驗;我就站在外面,用眼睛跟著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終於輪到他,在海關窗口停留片刻,然後拿回護照,閃入一扇門,倏忽不見。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頭一瞥。但是他沒有,一次都沒有。


現在他二十一歲,上的大學,正好是我教課的大學。即使同路,他不搭我的車。即使同車,他戴上耳機.....只一個人聽音樂,有時他在對街等候公車,我從高樓的窗口往下看:一個高高瘦瘦的青年,眼睛望向灰色的海;我只能想像,他的內在世界和我的一樣波濤深邃,但是,我進不去。


一會兒公車來了,擋住了他的身影。車子開走,一條空蕩蕩的街,只立著一只郵筒。我慢慢、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我慢慢、慢慢地意識到,我的落寞,彷彿和另一個背影有關。博士學位讀完之後,我回台灣教書。到大學報到第一天,父親用他那輛運送飼料的廉價小貨車送我。到了我才發覺,他沒開到大學正門口,而是停在側門的窄巷邊。卸下行李之後,他爬回車內,準備回去,明明啟動了引擎,卻又搖下車窗,頭伸出來說:


「女兒,爸爸覺得很對不起你,


這種車子實在不是送大學教授的車子。」我看著他的小貨車小心地倒車,然後噗噗駛出巷口,留下一團黑煙。直到車子轉彎看不見了,我還站在那裡,一口皮箱旁。


每個禮拜到醫院去看他,是十幾年後的時光了。推著他的輪椅散步,他的頭低垂到胸口。有一次,發現排泄物淋滿了他的褲腿,我蹲下來用自己的手帕幫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糞便,但是我必須就這樣趕回台北上班。


護士接過他的輪椅,我拎起皮包,看著輪椅的背影,在自動玻璃門前稍停,然後沒入門後。我總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機場。


火葬場的爐門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屜,緩緩往前滑行。沒有想到可以站得那麼近,距離爐門也不過五公尺。雨絲被風吹斜,飄進長廊內。我掠開雨濕了前額的頭髮,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記得這最後一次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fionawi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